最新動態 合眾要聞 行業動態

                              環境發展專報 | 摸清現狀底數 規范統計口徑 增強“十四五”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的科學化和精準化

                              發布日期:2020-12-03 16:31:48   閱讀次數:535

                                      摘要   

                                      自2008年原環境保護部啟動了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工作以來,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部分發達地區已基本實現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全覆蓋,中西部地區也加快了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步伐。各地農村人居環境質量及水環境質量改善的需求日益增加,如何持續提升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的精準化和科學化已成為各地的現實需求。

                                      環境發展中心通過對農村環境綜合整治成效進行評估及信息數據統計發現,我國農村生活污水排放和治理數據統計建設滯后,由此形成的基本底數不清、狀況不明已成為制約農村生活污水科學有效治理的瓶頸。同時,對現有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設運行情況進行績效評價發現,各地普遍存在指標涵義不明確、數據統計口徑不一致,治理效果不清晰等問題,給現有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績效評價帶來較大困擾,影響著現有治理經驗的推廣示范和農村生活污水整理工作的總體部署。

                                      依托水專項課題,在實地調研分析農村生活污水排放和治理現狀的基礎上,結合對已建成治理設施的建設及運維情況的比較,建議“十四五”期間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應將摸清現狀底數、規范統計口徑作為工作重點,一是全面調研摸排,建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臺賬,摸清污染現狀底數、找準治理需求,多途徑指導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科學規劃;二是統一評估標準及量化指標,探索研究簡便易行的監管方式和治理效果評估方法;三是規范統計口徑,建立科學規范的信息管理體系,以信息化建設助力“十四五”時期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的精準化、科學化。



                                      (一)農村生活污水排放情況和治理需求底數不清


                                      2020年我國將全面進入小康社會,在基本生活得到全面保障后,農民對飲用水安全、空氣質量和水環境質量安全、人居環境改善等方面的需求日益提升,給“十四五”農村環境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農村生活污水排放情況和治理需求底數不清的問題已成為農村環境治理精準施策的主要制約因素。

                                      一是與城市相比,現行統計方法及數據不能真實反映農村生活污水排放特點。首先,農村生活污水排放不均勻,水量日變化和季節變化明顯。農村生活污水排放量日變化系數一般在3.0-5.0之間,受節假日歸鄉探親人口變化及鄉村旅游產業日益發達等情況的影響,農村地區生活污水排放量的季節變化非常顯著。其次,我國不同區域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自然地理條件、農民生產生活習慣等都存在明顯不同,農村生活污水排放量在各地也存在較大差異。因此照搬城市生活污水排放量核算系數不能真實準確反映農村生活污水的排放量和排放特征。

                                      二是農村生活污水排放途徑和去向多樣化,不同環境條件治理需求不同。我國農村,尤其在北方地區一些農戶仍保留著日常用水庭院潑灑、旱廁糞污資源化利用的傳統生活方式,每天污水排放量很少甚至不外排,幾乎無迫切的污水治理需求;一些農戶家庭生活污水通過化糞池簡易處理后即通過明渠或暗管排入附近小溪和屋前房后水塘中,若周圍不涉及敏感水體,其污水治理標準要求不高;對于一些人口集聚程度高且周邊水體環境比較敏感的地區,雖在農村地區相對分散但污水治理需求和標準都相對較高。所以農村污水治理方式和排放標準與農村地區老百姓的生活習慣、聚集程度和周邊環境敏感性等因素關聯度大,其治理需求差異化明顯。底數不清、治理需求不明確直接影響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實施方案的科學性和準確性,導致治理資金不能充分發揮實效。


                                      (二)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效果和環境質量改善成效不明確


                                      匯總全國各省2008-2018年農村環境綜合整治項目自評報告,并對其指標數據進行統計分析發現,全國依托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工作開展的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項目累計建設污水管網156.9萬公里,建成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35.5萬套,處理能力近1000萬噸/天?,F有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數量龐大且布局分散,治理效果如何尚無簡便有效的方式予以評估考核。

                                      一是治理設施進出水狀況不明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量大面廣,在沒有專業運維公司進行實時監控的情況下設施的進出水量及水質無法實現有效監管。已建成設施在實際運行中出現因設計預估水量過大、管網覆蓋不全、管網破損等因素導致的治理設施無進水,設施建設不合理導致地下水反滲,出水量明顯大于進水量等情況。同時設施運行出水水質僅通過渾濁度、水體顏色和氣味難以判斷是否達到治理效果,而采用現場實測的監管方式則受時間成本、行政成本及監測成本過高影響難以實現。目前設施運行情況基本處于各地環境管理的真空地帶,而運行好壞、有效無效卻直接影響老百姓對治理工作的認可程度。因此亟需探索研究快速簡便的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效果評價指標方法,指導各地實施設施的監管維護。

                                      二是設施治理效果與環境質量改善成效不銜接。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最終目標是實現農村人居環境質量改善。匯總評估報告信息發現,現有統計信息主要聚焦在設施建設和污水治理率等指標上,尚未與環境質量改善的成效進行銜接?!笆奈濉逼陂g需要逐步推動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目標與環境質量改善掛鉤,切實提升老百姓對農村水環境質量改善的獲得感。


                                      (三)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相關信息統計口徑不一致


                                      以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為主要支持方向的農村環境綜合整治工作推進已十多年,從收集到的各地上報信息發現,因對相關指標統計口徑理解不同導致信息統計結果產生較大差異的情況普遍存在。

                                      一是現有統計信息指標涵義和范圍不明確。綜合各省自查報告,并對其統計數據分析表明,農村生活污水治理主要統計指標的涵義和范圍界定不明確,導致各地報送的信息口徑不同,既降低數據信息統計的一致性,也會給各地實施綜合整治工作的成效帶來誤判,例如:

                                      在指標涵義方面: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是否包括建制鎮和鄉政府所在地設施,設施覆蓋率統計是按照行政村還是自然村的數量進行核算,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率和設施覆蓋率如何區分,戶用三格式化糞池和戶用沼氣池是否應歸類為分散式污水處理設施,設施正常運行率的具體判斷標準是什么,項目通過驗收是指工程驗收還是項目驗收等等。

                              在統計范圍層面:有的省市僅報送有中央農村環保專項資金(節能減排資金)支持的項目,有的省份則報送全口徑項目;有的省市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由住建、農委、環保等多部門開展,報送信息只列單一部門的統計信息,涉及資金整合的項目未能區分體現。

                                      二是設施建設運維成本核算統計口徑不一致?,F有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建設和運維成本統計核算時,去除投融資模式、設施處理規模、地形地貌等對成本的影響,數據統計口徑的不同也帶來建設和運維成本核算結果的明顯差異。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項目實施過程中涉及土地征用、設施建設、管網配套、土建施工、運行維護、人員工資等多方面,成本測算部分各地考慮的因素不盡相同,有的截取設施建設和土建施工,有的增加配套管網費用,導致成本核算差別較大。

                                      綜上表明,指標涵義不清晰和統計口徑不一致導致管理部門無法準確掌握各地農村生活污水設施建設情況、運維成本,影響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現狀的科學評估。


                                      “十四五”期間,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應步入規范化、專業化及信息化的新階段:全面調研摸排,建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臺賬;針對不同治理需求采取不同的治理模式,優先治理人口聚集區域和環境敏感區域;統一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評估標準和方法,構建設施建設標準技術經濟指標體系,對處理工藝的技術有效性、經濟性、適宜性等進行綜合評估;規范統計口徑,建立科學規范的信息報送機制。以此科學指導“十四五”時期不同區域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規劃和管理工作的開展。


                                      (一)摸清底數、找準需求,多途徑指導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科學規劃


                                      一是建立指標體系和核算方式,科學掌握我國農村生活污水總體治理規模。開展農村生活污水排放量指標體系和核算技術方法研究,系統分析我國因南北氣候差異、東西經濟差異、城市化進程、人口變化等因素影響的農村生活污水產排量,通過完善生態環境保護信息化工程農村生態環境保護分系統的農村生活污水專項模塊,逐步構建全國農村生活污水產排放情況的數據庫統計系統,全面掌握農村生活污水的排放狀況。

                                      二是精準調研明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需求。在全面了解農村人口分布集聚情況、區域水環境質量狀況、主要環境敏感問題及村前屋后水體黑臭情況的基礎上,查實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需求,確定工作重點和工作路徑,梯次推進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山梃b重慶市治理經驗,按照治理需求分級分區,集中資金優先治理人口集中、區域環境質量要求較高的區域,再逐步向更小規模的居住區域推進。

                                      重慶市自2010年開展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在項目實施初期,建設了大量分散式污水處理設施。隨著城鎮化進程不斷加速,農村人口梯度轉移,農村散戶常住人口減少,甚至常年無人居住,大量已建成的分散式污水處理設施閑置甚至廢棄。重慶市環保局于2012年及時叫停分散式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根據實際需求調整項目建設重點。2013年,將項目實施的重點區域調整為撤并場鎮、農民新村、高山生態扶貧搬遷聚居點等人口集中的區域。同時按照環境敏感程度優先治理“三區”(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飲用水水源保護區)2000個行政村,“五沿”(沿高鐵兩線、沿高速兩旁、沿江兩岸、沿旅游景區周邊、沿城郊環線)2200個行政村的農村生活污水問題。目前重慶市正聯合市場監管部門推動農家樂、民宿等具有一定經營性質的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基本情況調查。農家樂、民宿有明確的經營主體,主體責任清晰,污水排放對周邊環境影響大,是下階段污染治理的重點。

                                      三是以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及周邊水環境質量為目標科學制定治理規劃。為實現精準治污和科學治污,應加強技術指導,利用走基層調研幫扶、線上視頻課程輔導等多途徑宣貫《縣域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專項規劃編制指南(試行)》等技術政策,因地制宜的采用簡便高效的污水治理技術和運維管理體系,整合資源統籌規劃,幫助各地做好縣域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專項規劃的科學編制,突出效果導向,切實發揮專項整治資金的最大效益。


                                      (二)統一評估標準,探索研究簡便易行監管方式和治理效果評估方法


                                      農村污染治理量大面廣,改善農村環境質量存在多重復雜性,因此創新監管方式,研究適合于評估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成效的技術方法是推動農村人居環境質量改善的重要手段。

                                      構建農村生活污水設施建設和運行成效評估指標體系,在評估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和運行成本時,應明確設施的投融資模式、所在區域的地形地貌、設計處理規模、出水排放標準、具體工藝組成,以及各項費用涵蓋內容等;在評估治理效果時,應綜合考慮設施的設計排放標準、設施運行負荷、設施實際進出水濃度、設施出水去向、區域水環境質量目標等。規范統計口徑、統一評估標準,才能對不同工藝的建設和運行成本進行客觀比較,結合設施治理效果選擇最佳適用工藝。作為一項長周期的工作,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在前期規劃時,就要算清“建設成本+運維管理成本+環境治理效益”的總賬,不以單一指標作為治理模式和技術選型的標準。


                                      (三)規范統計口徑,建立科學規范的信息管理體系


                                      科學準確掌握我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現狀,需要不斷完善現有信息報送機制和數據統計口徑,在現有數據報送的實踐經驗基礎上,規范易產生歧義的指標涵義,明確需納入信息統計的設施范圍,優化治理成效的表征指標,夯實科學規范的信息報送機制。同時借助大數據分析的技術手段,整合各類涉農信息資源,助力農村環境管理的精細化決策。

                                      第一,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數據信息調度范圍方面,報送全口徑支持的農村環境綜合整治項目,確保中央、地方政府投入與村鎮自籌資金項正確填報,保證統計范圍全面且可篩選。

                                      第二,農村生活污水治理設施指標統計方面,細化納入城鎮管網的村莊數量,分別統計集中式處理設施數量和分散式處理設施數量;由于水沖廁加化糞池的簡易處置方式目前普及程度較高,建議戶用化糞池和戶用沼氣池不作為分散式設施進行統計;在統計設施覆蓋率時,建議分別統計鄉鎮設施覆蓋率和村級設施覆蓋率,村級設施覆蓋率以自然村或村小組為基本單位進行核算,同時考慮設施覆蓋人口占區域總人口的比例;在設施正常運行指標基礎上,有監測數據的設施建議增加達標處理率指標;建議明確項目驗收是指竣工驗收而非階段性工程驗收。

                                      第三,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設和運維成本核算方面,進一步明確指標統計范圍,如是否包括設施規劃、設計、采購、施工、管網配套建設和維護以及不同工藝類型設施所涵蓋的運維成本等(電費、藥劑、日常管理、維修等);如設施配套太陽能發電裝置用以供電,則太陽能裝置的建設和維護費用應列入運維費用;如設施場地的日常管理未聘請專人而由村里保潔人員負責,則應按照工作量計入運維費用。

                                      第四,夯實科學規范的信息報送機制,豐富數據統計展示方式,加強信息交互共享。依托生態環境保護信息化工程農村生態環境保護分系統的專項模塊,建立項目信息直聯直報和動態更新機制,完善“部級監管、省負總責、市縣組織、村鎮填報、逐級審核”數據報送管理機制,落實報送主體責任制。以現場培訓與平臺視頻發布相結合方式,確保報送范圍和填報口徑宣傳到位。嚴格數據審核校驗流程,實現填報信息智能識別校驗。創新數據展示方式,增加天地圖等形式實現分區域多層次展示。在平臺上定期發布農村生活污水治理成效信息作戰圖,為生態環境部對地方實施有效監管提供參考。

                                      第五,借助大數據分析的技術手段,整合各類涉農信息資源,助力農村環境管理的精細化決策。在數據信息庫建設中引入大數據分析方法,整合相關部委、地方政府以及社會數據進行開發與應用,在明確環境保護質量目標和最大限度平衡各項要素的情況下制定科學性的決策,研究探索建立跨地區跨部門聯動和協同機制。



                              文章出處: 環境發展中心

                              撰稿人:于奇  赫曉霞  趙芳  董旭輝
                              撰稿人: (管理所供稿)


                              上一篇:6組數據看云南“十三五”生態文明建設成就

                              下一篇:天更藍了、水更清了、山更綠了——云南交出一份美麗生態答卷

                              手机看片在线,曰本真人免费做爰三级视频,亚欧性爱在线视频,欧美人人操人人操